杨惠姗大圆满花开盛灿‧琉璃满载祝福

杨惠姗大圆满花开盛灿‧琉璃满载祝福从摘过影后桂冠的表演艺人,到作品进驻美国博物馆的世界级琉璃艺术家,杨惠姗就像从银色大道闯进了歧路花园,人生嵌进了截然不同的景观,让她一路摸索碰撞,激活新种感悟,塑出当代中国琉璃工艺的新境界。今趟,她的琉璃雕塑技艺在大马这大红花国度“圆满花开”,首度交出了个人琉璃创作生涯里最大件的户外雕塑作品──一座蕴涵晶莹质地和水之意象的琉璃喷泉,坐落在吉隆坡最繁华地带的星光大道晶灿生辉,成为这地区吸睛指数最高的地景装置。座琉璃喷泉造得很大,碗形象徵圆满,碗身浮雕的琉璃朱槿又开得盛灿,于是取了个皆大欢喜的名堂叫“大圆满花开”。今年7月初,吉隆坡星光大道的Pavilion购物商场大门前出现了一座三碗叠置的绚彩喷泉,行人走过,目光都会自动对焦,粘附到这座约有一层楼高的户外装置上端赏。这座喷泉的造型是三个尺寸不一的巨碗,以大碗叠小碗的方式叠高上来,水柱由底部渐次升高,注水入碗,至满溢之后倾泻下来,形成三重水瀑,如是循环不休,在Pavilion商场这座现代建筑物前,淌出一方古典的流瀑风景。入夜,LED节能灯管悉数亮起,打在叠碗水瀑上,尤其凸显浮雕在碗身上的琉璃朱槿图案,亭亭丽丽地,暗夜里自有华色含光。这色彩绚丽的琉璃喷泉已经成为星光大道最受瞩目的地标装置之一,截下无数行人脚步,行人不是掏出数码相机,就是举起拍摄型手机,围着喷泉团团绕转,都在寻找最好的角度将自己和喷泉摄入影像之中。这些绕着喷泉团转的人流,甚至让琉璃工房特从上海请来的摄影师苦恼,因为根本逮不到一截空档,让他拍下没有人墙背景的静物写真,“甚幺时候都有人堵在那儿。”琉璃工房职员一谈起拍摄工程就发出甜美的抱怨。特组团队两年完工“大圆满花开”整体高度3.6公尺,阔度达6公尺,装置在商场正门的广场前,超过一层楼的高度,它不但是台湾琉璃艺术家杨惠珊创作的第一件户外琉璃雕塑,也是全世界以脱蜡铸造技法(Pate-de-verve)完成的最大型琉璃喷泉,塑成之时已列入马来西亚纪录大全(Malaysia Book of Records)。说起这件一落地就勾引眼球的作品,杨惠姗娴雅的笑着:“这是我首度创作的户外琉璃喷泉,不只在尺寸上有最大的突破,就技术上而言,这也是我创作20多年来,难度最高的一次。”这难度涉及了三方面的,不仅是她个人技艺上的一大挑战,还牵进了複杂的LED灯光科技,以及喷水装置的工程,是她特别组成一个设计团队,在上海青浦的琉璃工房耗时两年完成的鉅作。亲自监工完美安装由于是户外雕塑,要耐得住风吹雨淋,所以光在材质上,她首次运用了硬度仅次于钻石的碳化金刚砂作为基材,再通过水晶冷加工的铸造法,塑出嵌在喷泉三个圆碗上的朱槿琉璃浮雕。“20多年的脱蜡铸造技法,让我了解,唯有採用水晶玻璃粉,方能展现这种精緻的琉璃质感。”“大圆满花开”製成后,重度达到4吨,光是从上海海运过来就花了近一个月时间,杨惠姗亲自过来监督装置工程,无畏赤道骄阳,在炎日下着实“烤”了三个大白天,只为了装置上的每一个环节,都能完美地达到她的要求。在喷水装置上,她即使不懂技术上的工程,也坚持在场测试喷泉每道水柱喷射的动向。她不希望喷泉水柱像游泳池划一工整,“我希望水流的动向错落有致,让水柱的抛物线形成一种装置艺术上的美感。”杨惠姗透露,她是在两年前接到Pavilion管理层的设计案,要她为商场大门外的广场装置一座琉璃喷泉,对于挑战这幺巨大的户外雕塑,杨惠姗潇洒表示:“我其实是个好奇宝宝,就是甚幺都想尝试。”碗具圆融感喻示三大民族情“大圆满花开”这座琉璃喷泉造型带有东方古风,最初出现在Pavilion这座有着巨大玻璃帷墙,充满现代风格的建筑物前,形成一种强烈的对比。古典和现代的并置,最典型的例子来自1988年巴黎罗浮宫的那场革命──建于12世纪的建筑群中央,遽然竖起一座充满未来感的玻璃金字塔。当代建筑大师贝聿铭,以这座后来闻名于世的玻璃金字塔,颠覆了观者对于美学的认知。没有贝聿铭无畏的思潮带领,我们不会知道古典和现代交互撞击之后呈显的美感。“大圆满花开”的设计概念则是一种逆向操作,用古典的设计去反衬现代。对于这一点,杨惠姗认为,如同大多数採用玻璃材质和钢骨的现代建筑一样,Pavilion这座现代建筑也给人一种冷冰的感觉,所以她在最初接到设计案时,已决定要“用饱满的色彩做出让人感觉温暖的琉璃作品”。“我想到了碗的造型,我要以碗所象徵的圆融感,来缓和这座现代建筑的稜角。”她认为,碗这种食具象徵盛载,有着圆满的意象。至于为甚幺用上了“三个碗”,杨惠姗表示是取其“三三不尽”之意。根据易经,“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”,象徵着万物生机无穷之意。同时,她也有意以这三个碗喻示大马三大民族团结一致,集成一种“向上之力”。此外,“大圆满花开”的设计概念,也密合着五行的元素论。製作喷泉所採用的材质,以琉璃和金刚砂为主,象徵“金”;喷泉圆碗上的琉璃朱槿,即是“木”;流动的水不言而喻,自然是“水”;大红花的象徵则是“火”。喷泉既坐落在地,自是“土”的象徵。如是,“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”,五行皆具。透明无色牡丹轰动美国雕塑艺术界组成“大圆满花开”琉璃喷泉的三个巨碗,表层浮雕着大朵琉璃木槿,我们向来惯称为大红花,但在台湾人杨惠姗口中则成了“扶桑花”。她说:“最初我并不知道扶桑花是马来西亚的国花,我记得第一次来到这儿游玩时,到处都看到扶桑花,心里很感到亲切,因为我小时候在花莲的老家庭院也种着扶桑。”所以当她知道扶桑花是大马的国花之后,一接到琉璃喷泉的设计案,她毫不迟疑就定调朱槿的设计。作为一个爱花之人,杨惠姗认为这件琉璃喷泉作品,是她献给大马的祝福花朵。其实,花卉向来是杨惠珊创作的主题之一,她第一阶段的作品“花好月圆”,每一件都取材自花卉造型,兰花、莲花、牡丹、山茶在她手里朵朵吐艳,变幻着晶透且绚璨的色彩,是唯美华丽的创作。不过到了2007年,杨惠姗的艺术发想突然迈入了新的阶段。她在处理一件牡丹造型的琉璃作品时,选择把所有色彩抽出,只留下透明的形貌。这透明澄澈的型态,是她对于生命思考的显现,她用无色透明来表达思想上的“悟”的示现。这朵巨大的透明无色牡丹,就是后来在美国雕塑艺术界造成轰动的“澄明之悟”。当年美国康宁玻璃博物馆(Corning Museum of Glass)的馆长Tina Old know在看过这件作品后,马上以博物馆名义购入作为馆藏,并且将“澄明之悟”摆放在馆内最显眼的重要位置。美国康宁博物馆也是世界最大的玻璃博物馆,能得到这样的礼遇,对于杨惠姗的琉璃创作是走向国际艺术界的一大肯定。“澄明之悟”系列,杨惠姗一共创作了8件作品,目前已售出7件,最后一件,她选择交到大马的琉璃工房展示。杨惠姗指着这件如今已是艺术市场上硕果仅存的代表作表示,她和马来西亚还真有缘份,“我创作的第一件户外雕塑给了马来西亚,而这件代表作的最后一件也交到了这里展示。”撤离银色基地未曾放弃电影1987年退出演艺圈,杨惠姗是带着毅然决然的姿态撤离银色基地的,20多年来再也不曾在银幕烙下身影。卸下华丽的戏服的杨惠姗素衣淡妆,人淡如菊,如今谈起电影,即便只是玩票性的演出,也让她听了忙不迭地摇头,脸上一副“怎幺可能?”的神气,坚定的说明了她对过去的演艺事业毫不恋栈。不过,她并没有否定过去的戏剧人生,她表示她只不过是将个人的演艺细胞引向了不同的境界,“我一直认为这是一种转化,不是结束。”杨惠姗并指了指旁边的终身伴侣张毅说:“其实我们一直都没有放弃电影,只是不在幕前罢了。”她指的是张毅于1998年成立的网络动画工作室,以Flash软件製作一系列富含宗教哲理的童趣故事。这家动画工作室取名“A-hha”,杨惠姗说:“这是佛语里‘懂了’的意思。”“懂了”两个字综括了千言万语,彷彿说着对过去的放下、对当下的顿悟,对未来的领会。80年代,杨惠姗凭藉后期两部电影《小逃犯》和《我这样过了一生》,连膺两届台湾金马奖最佳女主角,成为台湾当时最具代表性的一个演艺名字。杨惠姗的另一部代表作是改编名作家白先勇同名小说的《玉卿嫂》;这部《玉卿嫂》和《我这样过了一生》均由张毅执导,与杨惠姗主演的另一部电影《我的爱》并列为张毅作品中最具代表性的“女性三部曲”,以探讨现代女性在今天台湾影史上有着不可或缺的重要地位。杨惠姗与张毅是在演艺事业如日中天之际撤离,投身于中国现代琉璃艺术,两人携手创立现代中国的第一所琉璃工作室,取名“琉璃工房”。据杨惠姗表示,选择以琉璃为名,因为这是中国古代对玻璃及水晶的称呼,琉璃工房沿用这个名称,是出于对中国文化工艺的礼讚。你知道吗?琉璃概述琉璃是指用各种颜色的人造水晶(含24%的二氧化铅)为原料,採用古代青铜脱蜡铸造法高温脱蜡而成的水晶作品。其色彩流云漓彩、美轮美奂;其品质晶莹剔透、光彩夺目。这个过程需经过数十道手工精心操作方能完成,稍有疏忽即可造成失败或瑕疵。/副刊‧报导:陈素珊‧2009.10.09

相关文章阅读